通用banner
您当前的位置 : 首 页 > 案例展示 > 经典案例

信实劳务、汪金胜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

2019-08-19
信实劳务、汪金胜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
详细介绍:

上诉人(原审被告):石嘴山市信实劳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大武口区长庆街以北、贺兰山路以东(石嘴山市中医院斜对面),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640202763245663U。

法定代表人:宇文华,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杜晓卫,宁夏方和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圣凯,宁夏方和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汪金胜,男,1955年06月14日出生,汉族,农村居民,住安徽省桐城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肖培进,安徽文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魏安长,男,1966年12月08日出生,汉族,农村居民,住安徽省桐城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陶安平,安徽皖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石嘴山市信实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实劳务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汪金胜、魏安长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桐城市人民法院(2019)皖0881民初74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6月1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信实劳务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晓卫、被上诉人汪金胜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肖培进、被上诉人魏安长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陶安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信实劳务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改判由魏安长向汪金胜赔偿全部费用;3.由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导致判决错误,严重损害上诉人合法权益,应予纠正。原审认定汪金胜经魏安长介绍进入信实劳务公司工作、由该公司发放工资错误,与事实严重不符。魏安长雇佣汪金胜工作,后者长期受前者管理,具体工作由魏安长安排,工资由魏安长支付。结合汪金胜在诉状中的自述及新店村委会证明,汪金胜给魏安长提供劳务,形成雇佣关系。信实劳务公司与汪金胜之间既不存在劳动关系,也不存在雇佣关系。根据《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十一条,应由雇主魏安长赔偿汪金胜的损失,不应由信实劳务公司赔偿。第二,原审鉴定程序违法,鉴定错误且存在瑕疵,该鉴定报告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上诉人对该鉴定结论不予认可。第三,魏安长故意隐瞒其与信实劳务公司存在合同关系的事实,其负有安全注意和劳动保护的义务。第四,汪金胜持有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证、多年从事起重司索信号工工作,具有丰富的经验和常识,应当具有安全意识。其在下车过程中,未察明行进路线、注意安全作业,一脚踏空摔了下来,导致事故发生,自身有过错,应承担主要责任。据此,请二审法院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汪金胜辩称,1.汪金胜在事故发生前,多年跟随魏安长在各工地工作,是事实,涉案工程由上诉人劳务中标也是由魏安长代领汪金胜到涉案工地工作,至于魏安长与上诉人是何种关系,汪金胜不清楚;2.安徽泓伸司法鉴定所具有司法鉴定资质,一审中汪金胜依法申请法院委托鉴定,法院委托该所鉴定,程序合法,结论客观公正,结合汪金胜伤情,伤残结论是正确的,一审采信该结论是正确的;3.汪金胜在事故中从事的工种有一定危险性,本起事故发生,一审法院已经认定了其自身承担30%的责任符合案件事实,上诉人认为汪金胜应承担主要责任与客观事实不符。综上,汪金胜对一审认定事实没有异议;如果上诉人与魏安长之间的关系经过二审法院得到查明,汪金胜予以尊重;如果改判,上诉人应承担连带责任。

魏安长辩称,1.上诉人具有合法劳务经营资质,其承揽的劳务分包项目中所有的外来分包人员都与上诉人之间签订了劳动合同,且外来务工人员所获得的劳动报酬都是由上诉人通过银行账户发放,形成的工作成果直接交付给上诉人。本案中汪金胜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受到的伤害,其法律关系应认定为上诉人系雇主,被上诉人系雇员;2.上诉人与本案工程项目部及其所属的宁夏煤炭基本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夏煤炭公司)有长期的劳务合作关系,煤炭公司所有的工程项目的劳务均由上诉人接受分包进行建设,实际上上诉人与项目部之间都受煤炭公司的管理;3.上诉人在一审中没有提供与魏安长具有合同关系,魏安长作为该工程项目的班组长对其管理的工人是在上诉人的指示和要求下管理,但并不是一种合同关系,故上诉人的一、三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委托鉴定机构作出的司法鉴定,除了误工期过长之外,其他情况符合原告伤情。请求驳回上诉人上诉请求。

汪金胜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等各项费用29606.30元(待司法鉴定后另行变更诉讼请求);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神东凯悦神木煤炭集运有限公司将燕家塔煤炭集运站工程发包宁夏煤炭公司承建,宁夏煤炭公司将该工程的部分劳务分包给信实劳务公司。汪金胜经魏安长介绍进入信实劳务公司,从事建筑起重司索信号工工作,其工资亦由信实劳务公司发放。2017年11月6日,汪金胜吊钢绞线,其工作需用对讲机与吊车司机联系,后对讲机电池没电,汪金胜下车更换电池板,下车过程中一脚踏空摔了下来。汪金胜受伤后被及时送至神木创伤康复医院住院治疗至11月20日。医院诊断为:左股骨转子间粉碎性骨折。出院医嘱:继续口服药物治疗,定期复查,如有不适,及时就诊。魏安长支付医疗费29606.30元,并通过他人转交汪金胜10000元。2017年12月27日,汪金胜在桐城市人民医院就诊,支付医疗费216.16元。2019年2月18日,原告诉至一审法院要求被告赔偿29606.30元(暂定)。案在审理中,汪金胜向一审法院提出书面申请要求法院指定鉴定机构对其给予伤残等级、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和后续治疗费进行鉴定。2019年2月19日,一审法院委托安徽泓伸司法鉴定所对汪金胜伤残等级、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和后续治疗费等方面予以鉴定。2019年3月18日,该鉴定机构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汪金胜左股骨转子间粉碎性骨折致左髋关节关节功能丧失39.7%,左下肢短缩2.5cm,其伤残等级分别评定为十级、十级。2.汪金胜误工期为300日,护理期为180日,营养期为180日。3.汪金胜后续医疗费用约为9000元(玖仟圆)。支付鉴定费2200元。汪金胜随之变更诉讼请求,要求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残疾赔偿金65335.93元(34393元/年×17年×11%)、护理费23918.40元(132.88元/天×180天)、交通费2000元、误工费60000元(200元/天×300天)、医疗费38822.46元(含后续治疗费9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50元(50元/天×15天)、营养费9000元(50元/天×180天)、鉴定费2200元,扣除魏安长垫付款,还应赔偿170000元。一审法院认为,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信实劳务公司作为雇主,应当对其雇员汪金胜在从事雇佣活动中所遭受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汪金胜持有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证、多年从事建筑起重司索信号工工作,应当具有一定的经验和常识,应当具有安全意识。其在下车过程中,未察明行进路线,未注意安全作业,一脚踏空摔了下来,导致事故发生,自身也有一定的过错,依法可以减轻信实劳务公司的赔偿责任。综合本案,汪金胜承担30%的责任,信实劳务公司承担70%的责任。宁夏煤炭公司将燕家塔煤炭集运站工程的部分劳务分包给信实劳务公司,汪金胜受雇在燕家塔煤炭集运站工程工地工作,其发生事故的工程并非魏安长承包。汪金胜亦未能提供充足证据证明发生事故的工程系魏安长所包,故对汪金胜要求魏安长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因此,汪金胜要求被告一并赔偿其后期治疗费用9000元,并无不当。汪金胜的医疗费为38822.46元(含后续治疗费9000元)。根据《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侵权人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汪金胜因被告的过错,导致其左股骨转子间粉碎性骨折,构成十级、十级伤残,给其精神上带来了一定的痛苦,故酌定汪金胜的精神抚慰金为5000元。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汪金胜虽为农村户口,但长期在城镇居住生活,有相对固定的工作和收入,魏安长虽提出异议,但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反驳,因此,其残疾赔偿金可以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汪金胜定残之日已满63周岁,因此,其赔偿年限为17年。汪金胜要求误工费按200元/天标准计算,未提供证据证明,但其在建筑工地施工,其误工标准可以按照建筑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标准计算。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2018年安徽省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即34393元/年,2017年安徽省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48500元即132.88元/天,建筑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52814元即144.70元/天。汪金胜住院15天,其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经鉴定机构评定分别为300日、180日、180日。因此,汪金胜的残疾赔偿金为64314.91元[34393元/年×(20-3)年×(10%+1%)]、住院伙食补助费为600元(40元/天×15天)、误工费为43410元(144.70元/天×300天)、护理费为23918.40元(132.88元/天×180天)、营养费为7200元(40元/天×180天)。虽然原告未提供交通票据,但考虑到原告就诊必然发生相应交通费用,酌定汪金胜交通费为1500元。汪金胜在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投保了意外伤害险,虽按约报销了部分医疗费用,但并不能以此减轻信实劳务公司的赔偿责任,因此,魏安长提出原告的医疗费用已在人寿保险桐城公司报销了,其报销部分应当予以扣除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综上所述,为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五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汪金胜精神抚慰金5000元、残疾赔偿金64314.91元、护理费23918.40元、交通费1500元、误工费43410元、医疗费38822.46元(含后续治疗费9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00元、营养费为7200元、鉴定费2200元,合计186965.77元,由信实劳务公司赔偿70%即130876.04元(此款拨付桐城市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安庆分行桐城市支行,账号:12×××12),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二、汪金胜获赔后返还魏安长垫付款39606.30元;三、驳回汪金胜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774元,减半收取2387元,由信实劳务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信实劳务公司提交的证据有:劳务作业承包合同(原件)一份,安全协议(原件)一份,质量保修书(原件)一份,工程结算单(复印件)一份,证明上诉人与魏安长就涉案工程签订劳务作业承包合同的事实,魏安长负有安全管理及对工程安全、质量、招用人员负责的义务;上诉人与魏安长就涉案工程进行了部分结算。汪金胜质证认为,提供的证据都是魏安长签名的,汪金胜不清楚,具体的质证意见以魏安长的质证意见为准。魏安长质证认为,1.对劳务作业承包合同和安全协议、质量保修书真实性无异议,但不具有合法性和关联性,上诉人提交的劳务作业承包合同不能证明将工程劳务分包给魏安长;2.对工程结算单真实性不予认可,无法与原件核对一致。上述证据均不能达到证明目的。本院认证认为,关于劳务作业承包合同和安全协议、质量保修书,魏安长、汪金胜对其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采信;该三份书面材料相互印证,能够证明上诉人与魏安长就案涉工程签订劳务作业承包合同的事实,本院对其关联性、证明目的予以采信。关于工程结算单,有负责人、审核人、编制人签字或盖章,盖有宁夏煤炭公司及其市场开发部印章、信实劳务公司劳务结算专用章,有魏安长签字、按指印,本院对其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证明目的均予以采信。

魏安长提交的证据有:工程项目部证明和劳务人员劳务费支付明细表三页、身份证信息录入表,证明汪金胜工资收入由上诉人直接发放,魏安长、汪金胜同样为上诉人提供劳务的事实。信实劳务公司质证认为,1.对证明的三性及证明目的不予认可,该证明并非上诉人出具而是由案外人涉案工程项目部出具,但该证明所加盖印章真实性无法核实,该证明无法达到证明目的;2.对信息录入表及支付明细表真实性予以认可,但结合上诉人举证的劳务合同及结算表可以证实上诉人与魏安长就涉案工程进行了结算的事实,结算的费用为人工费,根据劳动保障部门的要求,所有农民工工资均应由劳务总承包单位统一发放,本案中上诉人依据魏安长提供的劳务工资表进行工资发放,且根据代理人和公司核实,魏安长为了节省税费将部分工程款以劳务费用进行发放。魏安长举证不能证明其与汪金胜同为信实劳务公司提供劳务的事实。汪金胜质证认为,以二审法庭审查为准。本院认证认为,信实劳务公司对劳务人员劳务费支付明细表的真实性予以认可,该明细表有相关人员签名及公司盖章,本院对其真实性、关联性予以采信;明细表中魏安长在劳务队负责人处签名,但并不能仅此证明魏安长与汪金胜同为上诉人提供劳务的事实,故对其证明目的不予采信。关于项目部证明,仅有宁夏煤炭公司工程项目部印章,并无相关经办人签名。《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一百一十五条规定:“单位向人民法院提出的证明材料,应当由单位负责人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签名或者盖章,并加盖单位印章。人民法院就单位出具的证明材料,可以向单位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进行调查核实。必要时,可以要求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出庭作证。单位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拒绝人民法院调查核实,或者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无正当理由拒绝出庭作证的,该证明材料不得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因此,本院对该证明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不予采信。

各方当事人对一审证据均未提出复核意见。二审认证意见与一审一致。

经审理查明:信实劳务公司与魏安长就案涉工程曾签订有《劳务作业承包合同》《安全协议》《质量保修书》,信实劳务公司将案涉工程的部分劳务分包给魏安长(施工队负责人),而魏安长并无相关工程劳务承包的资质;魏安长雇佣汪金胜等人对其所承包的劳务进行施工,汪金胜等人工资由魏安长从信实劳务公司结算后发放,汪金胜的工资包含在魏安长的工程款内。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一致。

本院认为,综合各方当事人的举证、质证及诉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1.原判决认定汪金胜与信实劳务公司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是否正确;2.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意见能否作为本案定案依据;3.原判决在责任划分上是否适当。

关于争议焦点一。从信实劳务公司二审中提交的《劳务作业承包合同》等证据来看,信实劳务公司将案涉工程的部分劳务分包给魏安长(施工队负责人),魏安长雇佣汪金胜等人对其所承包的劳务进行施工,汪金胜等人工资虽然由信实劳务公司发放,但该工资是包含在魏安长从信实劳务公司结算后的工程款内。因此,汪金胜系给魏安长提供劳务,魏安长与汪金胜之间形成劳务关系,而信实劳务公司与汪金胜之间并未形成劳务关系。一审认定不当,应予纠正。信实劳务公司的该项上诉理由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二。一审法院根据汪金胜的申请,委托鉴定机构对汪金胜的伤残等级等项目进行鉴定,该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员具有相应的鉴定资质,程序合法,其作出的鉴定意见应当作为定案依据。信实劳务公司上诉认为,原审鉴定程序违法,鉴定错误且存在瑕疵,该鉴定意见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其对该鉴定结论不予认可。本院认为,信实劳务公司主张鉴定程序违法、鉴定错误,但并未提供相反证据足以推翻该鉴定意见,故其该项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三。《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中,雇主魏安长应当对雇员汪金胜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汪金胜持有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多年从事建筑起重司索信号工,应当具有与其职业相当的经验和常识,应当具有安全意识,其在下车过程中,未察明行进路线,未注意安全作业,因踏空而摔伤,导致本案事故的发生,其自身也有一定的过错,依法可以减轻魏安长的赔偿责任;信实劳务公司作为案涉工程劳务的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魏安长没有该工程劳务承包所应具有的资质,而将该工程劳务分包给魏安长,依法应当对魏安长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综合本案案情,汪金胜应承担30%的责任,魏安长承担70%的责任,信实劳务公司应承担连带责任。信实劳务公司关于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由汪金胜承担全部责任,魏安长承担全部赔偿费用的上诉请求和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信实劳务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一审判决因当事人提供新的证据而遗漏部分事实,导致适用法律错误,判决结果不当,应予纠正。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一百七十条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安徽省桐城市人民法院(2019)皖0881民初747号民事判决第三项,即:驳回原告汪金胜其他诉讼请求;

二、撤销安徽省桐城市人民法院(2019)皖0881民初747号民事判决一、二项,即:一、原告汪金胜精神抚慰金5000元、残疾赔偿金64314.91元、护理费23918.40元、交通费1500元、误工费43410元、医疗费38822.46元(含后续治疗费9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00元、营养费为7200元、鉴定费2200元,合计186965.77元,由被告石嘴山市信实劳务有限公司长赔偿70%即130876.04元(此款拨付桐城市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安庆分行桐城市支行,账号:12×××12),限于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付清;二、原告汪金胜获赔后返还被告魏安长垫付款39606.30元;

三、变更安徽省桐城市人民法院(2019)皖0881民初747号民事判决一项为:被上诉人魏安长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汪金胜损失130876.04元,扣除被告魏安长垫付款39606.30元,由被告魏安长赔偿91269.74元(此款汇至桐城市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安庆分行桐城市支行,账号:12×××12);石嘴山市信实劳务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四、驳回上诉人石嘴山市信实劳务有限公司的其他上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4774元,减半收取2387元,由魏安长、石嘴山市信实劳务有限公司连带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2918元,由魏安长、石嘴山市信实劳务有限公司连带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标签